柒鹅

点开置顶,谨慎关注(*'ε`*)

学业繁忙,画风感人,性格沙雕,更新随缘,大概就是这些,请再三考虑再关注我
爱你们(๑˙❥˙๑)

啊啊啊啊啊啊一觉醒来就破百惹!!
谢谢大家喜欢窝的渣画!!!!
我抽两个小阔爱画点图!!!阔是我不会上色呜呜呜

明天下午四点截止叭,【太怂不敢占tag太久虽然时间也不短】我等着大家!【揣手等】

想了想还是打个tag吧hhhhh粉丝涨得有点快我怕再不画就到两百了【并不可能!】
很多都是因为我的曦澄关注我的,就决定画曦澄啦!想要什么设定也可以说,我尽量画_(:ᗤ」ㄥ)_

这条抽完就删!占tag致歉!!!

一天羡羡兔跑出去浪结果带了两个道士回来

设定是双壁是道,双杰是妖

私设较多,蓝大是个猫控【强行加上设定_(:ᗤ」ㄥ)_】本来是想画Q版可是最后好像就画成了小孩……

字太小对不起!!!如果大家都看不清可以留下言我改大一点(;•͈́-•͈̀)

少年夜猎澄无意遇到灵狐涣,以为是邪祟,下意识攻击时不小心扯掉了狐漂亮的抹额www

画了很久der,不会画三毒我对着淘宝上的三毒瞎画的( •̩̩̩̩_•̩̩̩̩ )

我真的超喜欢这张!!!为什么我不会上色!啊啊啊啊啊!!!

买的书到辽!都是一些短情诗,以后画画就不怕没有脑洞了嘻嘻嘻,而且都是甜的!!
做个甜饼画手!!

【权引】魂灯——的后续_(:ᗤ」ㄥ)_

本来只是瞎摸的一个文没想到有想看后续的hhhhh,一开始没想过后续,不过既然有想看的所以尽量满足一下(๑´∀`๑)
写的时候回去看了一下原文,发现引玉原来是个武神……我一直以为是文神来着……
ooc有!!!辣鸡文笔,放飞自我!有错别字或者病句欢迎来纠错!

↓  ↓  ↓  ↓  ↓  ↓  ↓  ↓正文

      “你不用回来了。”花城抱着手臂,淡淡的说道。

       重塑身形的引玉回到鬼市向花城复命,却被花城拒之门外。引玉愣了一会,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本来就拱着手的他又弯下腰向花城行礼,恭敬道:“城主这是为何,是……是属下做错了什么吗?”

       花城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引玉,一脸严肃,引玉更不敢抬头,仔细地思考着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竟然让花城拒绝自己回到鬼市。

       一旁的谢怜看到引玉谦卑的模样,心有不忍,走到花城旁边道:“三郎,莫要再拿引玉殿下寻开心了。”

       花城听了谢怜的话,弯了弯嘴角,对引玉道:“起来吧,再不理你,哥哥就要说我欺负你了。”

       引玉不明所以,直起了腰,疑惑的看着他们。

       花城对引玉道:“我的鬼市除了太子殿下,可不供别的神仙。”

       引玉一下子明白过来,自己已重塑了身形,加上帝君元气大伤,身上的咒枷已经脱落,法力已经渐渐恢复,自己又是仙体了。

      “引玉殿下不是一直都很想回上天庭么,现在你已经恢复了神仙的身体,不如就回去帮助众神官重塑仙京,留在那里继续生活。”

       谢怜的话让引玉有些恍惚,犯下大错的自己真的可以回去吗?

      “引玉殿下,没什么好担心的,并不是你的错啊。”谢怜走到引玉面前,面上依然是温和的微笑,“我引你去吧,不用担心。”

       引玉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跟着谢怜离开鬼市回了上天庭,不记得谢怜是怎么把自己带到众神官面前重新介绍,也不记得是怎么接手新的工作。直到权一真把给自己的新的官袍递到面前,他细细摩挲着那白皑皑的布料,才一点点回神。

       自己真的回来了。

      “引玉殿下,一切都安排好了,只是暂时还没有你住宿的地方,就安排了您和奇英殿下住一起,你看……”谢怜见引玉对着官袍发着呆,便向他搭话。

       引玉焉的回过神,忙回道:“啊,无妨无妨,麻烦太子殿下了。”

       谢怜笑了笑:“能看到引玉殿下能重回上天庭我也很开心,那我就先行离开了,如果有什么困难随时可来找我帮忙。”

      “多谢!”引玉朝谢怜拱手行礼。

       送别了谢怜,权一真便缠着引玉要他换上官袍。引玉拗不过他,被权一真推进屏风后面。

       少顷,引玉身穿白布红边的官袍从屏风后走出来,完全褪去了在鬼市时诡秘黑暗的气息,容光焕发的模样一如几百年前无异。

      “师兄……”

      “呃,感觉有点不习惯啊,突然穿上这样的衣服。”引玉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摸了摸与原先粗糙的夜行服完全不同的官袍,笑了笑。

      “!一真?”

       权一真冲上前紧紧抱住了引玉,微卷的头发蹭得引玉有些痒。

      “跟以前一样,师兄还跟以前一样。”权一真在引玉颈窝喃喃着,“以后我都不会跟师兄分开了。”

       引玉无处安放的双手最终还是落在权一真背上,轻轻拍着,笑了笑,心道:一真真是越发黏人了。

      “师兄,晚上一起睡吧!”

      “???”

       权一真抬起头,一脸期待,眼睛里甚至还闪着星星:“好不好?”

     “不行!”

      引玉拒绝的干脆,权一真蔫的泄了气,引玉甚至能看到他头上好像有两只垂下来的犬耳,可怜巴巴的。

       在权一真还在十几岁时,由于师门各弟子不喜他的睡相,引玉便将权一真调了房间与自己睡了一段时间,那时权一真年纪尚小,彼此都不介意。可如今二人都飞升成神官,早已成年,而且每当权一真靠自己太近,引玉都会想起上次权一真渡法力给自己的画面,实在不敢跟他有太多亲密接触。再说了,平白无故一个男子要求跟另一个男子睡觉也很奇怪吧!

       可到了晚上,引玉还是没有抵挡住权一真的各种软磨硬泡,一起睡了。

       引玉抓着被角尽量跟权一真保持着距离,可是他往哪缩权一真就往哪挤,直到快从床上掉下去,引玉终于严肃的对权一真说:“一起睡可以,但是不可以离我太近,听见没有。”

       谁知权一真居然一脸认真的说:“可是我不抱着师兄睡不着。”

      “那也不行,要不你一个人去睡。”

       权一真立刻乖乖缩了回去,平躺着闭上眼,一副“我不会靠近你放心吧”的认真表情。

       引玉暗暗叹气,越来越会撒娇了。

       看到权一真乖乖的没有再动,引玉便挥手灭了烛火,也闭上了眼睛。

        权一真根本睡不着,他静静地听着身边这个人的呼吸声一直到下半夜,才终于忍不住转头看他。

       借着月光,权一真仔细盯着引玉的脸观察起来。

       这些年权一真见过很多比引玉好看的人,可是很少有让他喜欢的人。对他来说,引玉是特别的。

       引玉待他一分好,他就想对引玉万分好,他不知道引玉为什么会讨厌自己,被打下凡间,只当是自己惹了祸才让师兄离开了自己。权一真不懂人情世故,也不曾有人教过,他的待人方式十分直接,喜欢谁就待谁好,谁让自己不高兴就用拳头说话。而一直忍耐着并为他说话的只有引玉,权一真是真的把他当做最喜欢的人来对待了。

        权一真的视线从引玉的额头,眉梢,睫毛,鼻尖,直到嘴唇停了下来。

       他想到给引玉渡法力时的感觉,又觉得跟以前对引玉的感觉有些不同,比以前接触引玉时要更开心,自己比以前要更黏引玉,想时时刻刻在一起,想抱着他,想跟他一起睡觉,想……

       权一真半支起身子,悄悄的俯身,轻轻的吻在引玉的唇上,四片唇瓣相接时,权一真感觉到胸腔还有脑袋里有什么绽了开来,有点像节日放出的烟火,又有点像糖罐子被炸开。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但是他可以确定,他很开心。抱住引玉比见到引玉更开心,亲引玉比抱住引玉更开心。

       他也希望引玉可以这样对自己。

— — — — — — — — — — — — — — — —

【瞎bb】我怎么总感觉……应该还得有后续呢……(;•͈-•͈̀)

打扰,原来引玉是武神吗,我一直以为是文神来着,因为总是感觉很柔弱的样子……这么想来的话,他可以飞升成神仙真的是靠非常非常努力才成功的,啊好喜欢他!!!!


“一直忘了告诉你,我有多幸运,遇见的是你。”

原梗在p2,源自微博,觉得很适合曦澄就画了一下

【我的人体真的很神志不清了……】

“大王,吃蟹。”

@病知知 太太的文,这段的菊苣太可爱太诱人了!忍不住就画了!!
我好菜啊画不出菊苣的诱人(甚至连蟹肉都画不出来),我是个色彩废所以没有上色呜呜呜

太太写的真的很好很可爱!!!
不会在这里面复制链接鸭,就放评论了大家快去看!

我偷偷私心多打个漠尚tag没人发现吧(小声bb)

奇迹暖暖的衣服真的猴猴看啊,以后画画衣服参考奇迹暖暖好惹hhhhh,顺便安利给泥萌


之前那个权引短篇放弃的一个版本,因为开头是花怜视角,感觉写起来的话有点麻烦
大家佛系看看,不打tag了hhhhhh